间歇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间歇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来晒晒宝藏家罗先生和他的宋金花定窑凤纹钵文章库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5:05:46 阅读: 来源:间歇分割器厂家

精细饱满的胎体,端庄规整的表衣,妥帖生动的金花,轻扶着这件宋金花定窑凤纹钵,是一种跨越千年的艺术品读

端庄规整的宋金花定窑凤纹钵。

■■安徽的一段宋瓷情缘

13年前的一天,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来到安徽安庆一个小山村。这是一个拥有古老岁月的村落:浸润着绿意的麦田,悠闲自在的老人,躺在泥土地里静默的青石板、青砖黛瓦的老房子那个身影在一户雕龙画栋的清雅老宅停下,推开了那扇古色古香宅门,一段暗藏波澜的宋瓷情缘从此拉开

玉林收藏家罗先生此次安徽之行,慕名来看一件瓷器。

一位年过九旬的长者正坐在翰墨飘香的静雅书斋里等他多时,茶过三巡,老先生与罗先生书画、诗词、歌赋等方面无所不谈。这一老一少玩收藏的发烧友似一对久别重逢的故友。午餐之后,老人才把那件珍藏多年的瓷器拿了出来。我看它像是定窑的器。老人凝视着罗先生,我这几年里都吃不准,你拿回去后多查查资料,我老眼昏花啦,看来查不到啦。

几年前,老人从乡里一位农民手中得到这件瓷器。老人是本乡的退休老师,名闻遐迩的文化人,农民就很自然地把它送到了识货老人的手中,得了一笔不错的报酬后高兴地去打酒喝去了。于是,这件钵成了老人的藏品,一藏就是数年。这次拿出来,是因为儿孙在城里建房子需要经费,老人才想到出手这件瓷器。

虽然当时吃不准价格,但罗先生怀着对老人的敬仰与信赖,不容细想,就花了大价钱把这件钵买了下来。走出村庄时,已是明月当空之时了。罗先生怀里揣着这件瓷器,心情急切地踏上回程之路。@@@

采访后记者与罗先生(左)在一起与宋金花定窑凤纹钵合影。

■■春秋十载终得名分

在罗先生那布满书画瓷器的儒雅书斋里,记者有幸见识观赏到了这件高度为6.3cm、口径宽度为11.0cm的宋金花定窑凤纹钵。只见它精细饱满的胎体,端庄规整的表衣,妥帖生动的金花,轻扶着这件宋金花定窑凤纹钵,透出不凡气度,确实令人爱不释手。

爱瓷人视瓷如出于己身之骨肉,难以割舍。一番品赏之后,罗先生淡淡地向记者说起了他为宋金花定窑凤纹钵争取真品名分的曲折经历,就在我收到这件藏品后,不少藏家看后都说我这回打眼了,这样一件其貌不扬的瓷器花那个价钱很不值。

由于探求这件藏品的真实名分,罗先生花了几年时间上北京、走上海多方寻找定窑资料,走访瓷器专家。渐渐罗先生对这件钵有了明晰的概念,2002年广州一位开古董店的藏友向他提出转让,并开出了35万元的高价。尽管这是当时的最高价,但出于自己研究的自信,我并没接受这个报价。

3年后,经台湾藏友赵先生的牵线,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对罗先生一批藏品进行了拍卖。这件器当时在列。罗先生回忆说,由12位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对这件器进行了鉴定和拍卖估价。一致认为这是一件出自宋代定窑的难得的真品,可以拍卖但不可流出境外。有了这样的评定,让罗先生心里淡定了。由于在标底价上是标80万元还是200万元,12位专家却出现了分歧,最终这件瓷器在拍卖前撒拍了。

2009年年底,罗先生参加湛江一位藏家的私人藏品展示活动时,来自北京市桥梓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并委托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前任副会长李知宴先生邀请罗先生带上这件定窑器,经过一番鉴定后,李知宴先生也给出了肯定的结果。终于可以告慰老先生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了。罗先生喃喃道。@@@

■■珍藏定窑显智慧

宋代的定窑的出现,在中国陶瓷史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就当前定窑陶瓷存世情况来看,这类藏品已经成为古玩界的濒临灭绝之物。罗先生经过多年研究后感叹道,抗战时期2件黑釉描金花卉碗流散到了日本,现在成了日本的国宝级文物。我们北京的故宫博物馆也藏有3件定窑器,可惜金彩大多伤脱。就算在故宫博物馆也不大对外展示了。

《中国陶瓷史》上记载,宋代白瓷名窑辈出,打破了唐代南青北白邢窑一统白瓷天下的局面。定窑作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烧造出了大量质量精美的白瓷器。另据《清稗类钞选》中所载许守白言:定窑有二北宋时定州所造者,曰北定;南宋时景德镇所制者,曰南定,以其釉似粉,故通称粉定。

在定窑的烧制上,北宋始创覆烧法,即口缘上不施釉,以免黏附,其它部分满釉。这样,会造成古瓷的口部四周无釉而有芒,正如陆游在《老学庵笔记》里所言: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除此之外,定窑的花瓷还有白的特性,元代刘祁在《归潜志》中就曾说:定窑花瓷,颜色天下白。罗先生说起定窑历史来如数家珍。也许正是这份历史知识的积累与对瓷器的执着,才让罗先生在出手时,比其他藏家多了一份从容与淡定吧!

渐行渐远的时间年轮,让定窑这个日渐稀少的千年瓷品,不只成为一种岁月的积淀,更成为是一种文化的传承。也许,在遥远的宋代,玉林在富饶的江南看来还只是远在鬼门关之外杂草丛生獐气弥漫的岭南荒野之地。但当时空岁月推移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日,罗先生在这座南方小城里的收藏家,凭借其非同寻常的胆识和眼光,从良莠不齐的古玩堆里大浪淘沙,追寻那渐渐远去的蕴含着华夏文化的古陶神韵,这是一种执着,更是一种智慧与魄力。 (记者 邱临 实习生 张林涛)

黑龙江订制职业装

莱芜职业装定制

泰安工作服制作

沈阳定做劳保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