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间歇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抢救赛维非资金之痛

发布时间:2021-01-20 07:54:24 阅读: 来源:间歇分割器厂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江西省新余市政府的一项会议决议,引发了外界对于“政府财政怎么可以为企业债务兜底”的质疑。7月12日,新余市政府会议决定,将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维”)偿还信托贷款的5亿缺口资金,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这无异于一招险棋。赛维缺钱的背后,是其“造血”功能的丧失。在其他融资渠道受阻的情况下,新余市政府的财政“创口贴”可以支撑多久?7月19日,新余市政府人士回应称,“政府是以赛维资产作为抵押,并非无条件帮助。”而赛维公司对此则表示不作评价。

事实上,这5亿财政资金对于总负债高达近300亿人民币的赛维来说实为杯水车薪。据本报记者了解,新余市政府此举的背后,是希望为赛维在破产前,寻求到重组方。多家光伏企业高管表示,今年以来,新余市政府和江西省政府人士曾与他们接触,提出重组赛维的意愿。此外,近期亦有国企与赛维进行洽谈。

财政偿贷

“如果赛维还有优良资产可抵押,信托公司为何会要求政府将还款计划列入财政预算?”7月19日,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已不是新余市政府首次动用财政预算。早在今年4、5月份,赛维就曾以硅片、组件等产品抵押给政府,以获近亿元资金,解了燃眉之急。

造成这样境地的原因是成本高企。据本报了解,赛维的硅料目前成本价约为每公斤40美元,而市场价约每公斤22~30美元,其竞争对手保利协鑫的成本价约每公斤18.1美元。

6月29日,赛维无力偿还从华融国际信托公司获得的5亿到期贷款。这笔贷款为期三年,用于支持赛维的1.5万吨硅料建设项目。7月12日,新余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上述引发争议的议案。

这条议案,直接撕开了赛维面临的资金负担,并引发当地政府是否涉嫌违规动用财政资金的争议。7月19日,新余市人大常委会新闻发言人赵鸿鸣公开表示,“当初在商定信托计划时,是信托公司为了使政府督促企业如期归还贷款,特别要求地方政府将贷款还款计划,列入年度财政预算”,他还表示,“政府是以赛维资产作为抵押,并非无条件帮助。”“若赛维最终无力归还政府财政资金,政府难道为其销售产品吗?”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赛维也将一些滞销的产品抵押给供应商,以解困资金难题。“地方财政是典型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用于民生和城市建设是在更大范围上对本地企业的支持,不是也不能直接的用于企业还贷。”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对此表示。

浙江工业大学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研究员吴宝介绍,通常地方政府会有引导性质的专项资金,用于科技平台搭建、技术改造等方面。而在企业遇到危机后,政府如何出面就显得很微妙。而且外界的质疑还源于美国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政府再以财政出资支持,将更授外方以口实。

绑架政府

“赛维和当地这一届政府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好。”一位接近新余市政府人士透露,自这一届政府上台后,赛维开始向安徽、内蒙古等地发展,并未继续加大在新余的投资。

即便如此,当地政府也不会坐视不管,毕竟,赛维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片生产商,已经是新余市乃至江西省的名片,且有两万多名就业员工,2011年,缴纳税收超过13亿元,居全市之首。“政府现在就是担心赛维破产,破产就不值钱了,也会造成当地就业问题。”上述接近新余市政府人士透露,所以政府会动用财政资金,帮赛维止血,并协调寻找重组方。

政府帮助赛维寻找重组的动作是在今年年初开始的。本报从其他几家光伏企业高管处得知,新余市和江西省政府人士,曾通过不同渠道传达消息,提出邀请重组赛维的意愿。

除了寻找同行重组以外,国企资本也是积极考虑的对象。平煤神马集团和赛维自去年11月起表示要加强合作。今年2月,平煤神马集团董事长梁铁山前往赛维考察。3月,河南省国资委主任肖新明随梁铁山和平煤神马集团总经理杨建国再赴赛维考察。在座谈中,梁铁山表示,规划发展多晶硅项目是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十二五”的重点项目。赛维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彭小峰也表示,希望通过相互参股、控股等方式与之开展全面合作。还有消息称,赛维也在和中节能等央企接洽。

然而,横在重组方面前的是,赛维300亿元的债务、高企的生产成本和失灵的造血功能。对于去年财政总收入仅为111亿元的新余市政府,没能力接二连三地以财政资金填补窟窿。“现在不管谁接手赛维,都需要极大勇气,光伏企业都在过冬,活下去的希望是能比别人亏得更少一些。”一家曾被邀请的光伏企业高管说。

财报显示,截至去年末,赛维总负债高达60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末,公司短期负债或将要偿还的债务共计22.5亿美元。这样的经营状况,引起当地政府的警惕,政府已成立“帮扶小组”,进驻赛维。上半年新余市的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市长刘捷表示,要帮扶赛维等重点企业,特别是防范因企业困难而产生影响稳定的因素。

事实上,此前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属国资系统的江西信托、新余城市投资建设等公司就曾不同程度地驰援,输血赛维。2009年,赛维将旗下公司15%股权作价15亿元,转让给由江西省财政厅控股的江西信托,解资金之困,又于次年按15亿元回购。

非资金之痛

“赛维的问题,不是资金的问题,是造血功能的问题,不是盲目扩张的问题,是管理用人不善的问题。”一位熟悉赛维运营的人士透露。

7月,赛维执行董事和战略执行副总裁邵永刚、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林俊杰相继离职。邵永刚曾为赛维登陆纽交所和此后的寒冬中借贷立下功劳。

“外面多认为赛维是盲目扩张,其实彭小峰对于投资节奏的把握没有问题,问题出在用人和管理上。”上述熟悉赛维运营人士透露,“管理架构形同虚设,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向他汇报。”据了解,早期以善于用人,迅速将赛维送上纽交所的彭小峰,在逐渐熟悉光伏和资本市场业务之后,更加勤勉的亲力亲为,并且不愿授权。

另一方面,在于生意上的短视。当年,彭小峰旗下的百世德太阳能联合中广核、比利时Enfinity公司,以1.09元/千瓦时的价格竞标成功中国第一个光伏特许权项目——敦煌10兆瓦太阳能电站项目。就在即将发货的时候,赛维获得一个更高价格的欧洲订单,遂提出向中广核涨价,中广核未答应。“这件事,使得中广核在此后的生意中,再也不愿使用赛维的产品。”该熟悉赛维运营的人士说。

此前,彭小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表示,赛维将成为这轮危机中最先起来的公司。他认为,目前遭遇的问题是行业问题,而公司已经寻找到新的盈利模式——切入全产业链,各环节既内部消化,亦对外销售,并表示,仍着力于硅料业务上市程序,计划的时间为今年底。

不过,新能源行业的分析师并未在意赛维的“新故事”。他们关心的是,在低迷的市场行情下,60亿美元债务怎么消化?

今年4月28日,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公司宣布将赛维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并在6月29日赛维一季报发布后,其评级展望为负面。降级理由中特别提到,负债经营程度偏高,刚性债务占比较大,偿债压力大;现金回笼能力下降,无法对刚性负债及利息支出形成有效保障,面临很大的流动性风险;大量贷款被关联公司占用,具有一定的回收风险。

为赛维做审计的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也强调,“虽然赛维披露了持续经营的理由,但可能导致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事项仍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截至去年底,赛维集团的流动负债已超过流动资产53.4亿元。“赛维的全产业链,不是基于一个制造环节成熟后,再去做新的一个。而是一个不行,再去做另一个。”一家光伏制造业高管对本报表示。

从先投硅片再投硅料、继而组件、电池、电站的投资路径便可看出,赛维热衷于追逐产业热点。在此期间,彭小峰亦个人成立百世德公司投资薄膜电池。这其中,仅多晶硅料的投资就高达120亿元,薄膜电池的投资为20亿美元。

公司为此牵涉巨大资金,而各光伏生产环节又受到行业周期和市场价格影响,产能未有释放,因而没有达到预想的收益。据了解,即便赛维多晶硅料产能达到1.5万吨,但真实产量只有一半左右。

这也是外界质疑的“造血功能丧失”的原因。“赛维的投资踩准了节奏,但成本管理能力和技术能级却没有随之提升,核心竞争力处于弱势水平,危机来临时,管控能力也暴露出很大问题,以至于到政府以财政资金相助的地步。”长期关注赛维的分析人士指出。

赛维发言人李龙吉表示,赛维不会寻求国有化,并对其他传言不予置评。随之而来的重组方,将如何评估赛维,又将出具怎样的方案解困,市场拭目以待。

群英三国志

三国之旅手游

888彩票下载软件

水煮群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