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间歇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本可以避免的悲剧昆山爆炸事故调查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2:07 阅读: 来源:间歇分割器厂家

本可以避免的悲剧昆山爆炸事故调查

8月2日,昆山中荣公司发生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图为消防人员在检查现场。   8月4日,昆山爆炸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表示,根据事故暴露出来的问题和初步掌握的情况,涉事企业问题和隐患长期没有解决,粉尘浓度超标,遇到火源发生爆炸,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事故的责任主体是中荣金属制品公司,主要责任人是企业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吴基滔等相关负责人。当地政府的有关领导责任和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落实不力。  昆山,因其经济的飞跃发展,曾连续多年蝉联全国百强县之首,令全国人民瞩目。  8月2日,发生在昆山中荣公司的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因其伤亡人数众多,不仅牵动了所有人的心,也刷新了全国生产事故的伤亡数字。  75条人命,185人命悬一线。其中烧伤病人为多,而且绝大部分烧伤面积达到80%至90%以上,基本都是三度烧伤,有的还有震爆伤和吸入性损伤。  参与此次救治的专家—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医生沈余明坦言:烧伤面积超过90%的,国际上的救治成功率都是非常低的,尤其是烧伤98%、99%以上的病人,应该说国际上没有能够救治过来的病例,所以对我们来讲挑战性非常大。  8月5日,法治周末记者在中荣公司附近看到,通往该公司的南河路口还是被警戒线封锁着,由警察、保安和工作人员共同把守,凡是要进入此路段的人和车,都必须说明事由,并由里面的人带进去。何时解除警戒?现场值守的民警称:“我们也在等通知。”  记者发稿时又获得消息,8月5日下午18:59分,江苏溧阳一化工厂又发生爆炸事故,伤亡情况不明。据目击者称:现场浓烟滚滚,周边居民的窗户都被震碎。  爆炸企业存五大问题  8月4日,杨栋梁在调查组全体会议上指出,从初步掌握情况看,这家台商投资企业安全生产问题十分严重,主要存在五大问题:  一是企业厂房建设的设计有严重问题。企业厂房没有按照国家规定的二类危险品场所进行设计和建设,这类企业的厂房建设必须是单层,轻型结构,但中荣公司发生爆炸的汽车轮毂抛光车间为二层结构,且建筑间距不够。  二是企业生产工艺路线设计、布局有严重问题。发生爆炸的车间不足2000平方米,却设计了29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上有16个工位,严重违反人和人之间、线与线之间的安全规定。  三是通风除尘系统存在严重问题。通风除尘系统设计不合理,没有按规定为每个岗位设计独立的吸尘装置,运行不顺畅,经常停停开开,除尘能力和效果严重不足。  四是车间内所有电器设备没有按照防爆要求配置。按照规定,危险品作业场所要求电器设备全部按照防爆要求配置,但车间内包括电机、闸刀、配电柜、电线、电缆等在内的电器设备全不是防爆设备。  五是安全生产制度和措施不完善、不落实。没有按规定每班按时清理管道积尘,造成粉尘聚集超标;没有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没有按规定配备阻燃、防静电劳保用品;违反劳动法规,超时组织作业。  “是谁在走形式、走过场?工作不落实?”4日,杨栋梁在会议上连续发问,“安监、劳动、卫生、商务等相关部门,为什么没有发现问题?”  杨栋梁指出,事故的责任主体是中荣公司,主要责任人是企业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吴基滔等相关负责人。当地政府的有关领导责任和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落实不力,也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  两月前曾发生燃烧事故  中荣公司位于昆山开发区,创办于1998年,主要从事汽车后视镜和汽车零配件生产加工,汽车轮毂是其核心产品,发生事故的就是该公司汽车轮毂车间,其法人代表吴基滔,是台湾彰化县人。  据曾在该公司工作过的多位工人反映,这家企业污染大、技术含量不高,每天下班回来,身上都是灰灰的,要认真的洗才能洗干净,且一直存在安全隐患,许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干。  据昆山市环保局网站2007年公布的中荣公司《改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公示》称,出事车间对粉尘采用布袋式除尘器处理,去除效率可达95%。  而金属材料专家李诚对却认为,中荣金属的抛光车间不适合使用布袋式除尘器。他说,公开消息显示,中荣金属的布袋式除尘器前几个月也曾起火一次。而用布袋式除尘器来吸收中荣金属抛光车间的热敏粉尘,在工厂设计上是错误的,本身就存在安全隐患。  据记者了解,事发的抛光车间工序主要是给汽车轮毂毛坯打磨、抛光,车间内噪音、粉尘很大、温度高,虽然备有大功率除尘设备,但粉尘仍然很多。  该公司一位陈姓员工就对媒体表示,每天早晨进入车间上班,出来就变得灰头土脸,“每天都是全副武装进去,戴上口罩,但是作用有限,因为粉尘细小,口罩根本就阻挡不了。”  “公司防尘设备老化了,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也跟公司领导反映过,要求更换,但是公司领导并没有重视。”  由于长期在这种环境中劳动,有员工称因此患上了尘肺病。公开报道显示,一位宋姓员工在工作时突然吐血,最终确定得了尘肺病,但是公司拒不负责,后来找到劳动仲裁部门才得到了一定的赔偿。  同时,有员工表示,厂里的电镀污染很严重,环保局要求其停业整顿,但是工厂也没有把这当回事,依然开工,车间里味道很浓。  事故发生后,就有昆山当地企业员工称,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来人了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没见企业真正有什么行动。  据媒体之前的报道,照中荣公司的生产环境,按政策其早该被叫停整改,但每每面对相关部门的检查,都蒙混过关。  其中,安监部门每年都会来检查三四次,但中荣公司都有办法应对:检查当天,至少减少一半工作量,有时还会让工人等到检查组快进来时再开工,如此粉尘量会减少;提前一晚突击清理,清扫除尘机,打扫车间卫生,还会喷水保湿;经常来检查的工作人员比较熟悉,会动用一些公关手段,甚至有时候遇到检查,公司会把工人安置在空厂房,制造没有生产工作的假象。  中荣公司的员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该公司在发生爆炸两月前就发生过一起燃烧事故。这一说法得到了昆山市消防大队经济开发区中队中队长吴神飞的证实:约两个月前曾接到该企业火警,当时是放在室外的泡沫夹芯板发生燃烧。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在昆山大大小小的企业有近4万家”,其中昆山开发区就有近3000家企业,以台资企业居多。  “与中荣公司相类似的企业占到5%,这些企业不但除尘设备老化、简陋,而且厂房的通风效果也不行,如果通风效果好的话也不至于发生这么大的事故。”5日,中荣公司附近企业的员工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是谁在走形式、走过场?工作不落实?”4日,杨栋梁在调查组全体会议上连续发问,“安监、劳动、卫生、商务等相关部门,为什么没有发现问题?”  杨栋梁要求,事故调查组要依法依规加快事故调查,严厉追究企业的主体责任和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及时公布调查报告,接受社会和媒体舆论监督。  粉尘爆炸事故多发  粉尘是引发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的重要隐患。对此,国家早就制定了《粉尘防爆安全规程》。2012年,国务院安委会曾发出通知,在全国开展铝镁制品机加工企业安全生产专项治理。但是,这个企业成了一个监管死角。  但中荣公司并非个案。2010年以来,冶金、有色、建材、机械、轻工、纺织、烟草、商贸等行业企业粉尘爆炸事故时有发生。2010年河北秦皇岛一家面粉加工厂发生爆炸事故,19人死亡、49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773万。  而今年以来全国也发生了多起粉尘爆炸事故,如江苏如皋市的一起硬脂酸粉尘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9人受伤。6月21日,乌苏市新疆天玉生物公司车间爆炸,生物,无人死亡。  今年5月27日,广东溢达纺织公司车纽车间爆炸,纺织,5伤;4月16日,通双马化工公司硬脂酸粉尘爆炸,化工,8死9伤;2月,常州华达化工厂20天内两起爆炸,金属,3伤;2月5日,青冈玉米公司淀粉包装车间爆炸,粮食,1死9伤。  据苏州市市长周乃翔介绍,事故发生后,苏州已全面排出涉及粉尘作业的企业名单,对涉及机加工产生金属粉尘的企业,从现在起一律停产停业整顿,对整改不到位的一律不得复工生产,同时要对粮食、饲料、纺织、木器加工等可能存在粉尘爆炸风险的企业和作业场所,进行严格检查,逐一排除事故隐患。  悲剧本可以避免  就昆山爆炸事件,记者采访了南京工业大学法政学院教授温晋锋。  温晋锋认为,从这四大原因中,可以推断出这样的一个基本结论:如果按照法律规定来进行严格管理的话,这个特别重大事故完全可以避免,那些生命的就会鲜活地存在。  温晋锋说,昆山事件告诉我们,我们行政机关的执法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一是台账执法,即书面执法。只要台面、文件做得漂亮就能过关;其二,检查人员查检方法不科学,往往只是听取管理者的情况汇报,不向也不可能向实际工作的劳动者进行调查,即使有变样的调查,也是厂家安排好的人员;其三,行政官员与企业人员相互利用,每当有检查时,企业就会获得信息,使各处检查流于形式;其四,检查者在检查隐患的过程中,接受各种各样的公关行为。  温晋锋最后认为,该事故责任的主体当然是企业,但是如果因为企业是终极的主体而不去分析行政机关的行为,就会为行政机关开脱责任。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