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歇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间歇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台大选前夕兴案战

发布时间:2020-03-04 02:41:55 阅读: 来源:间歇分割器厂家

苏嘉全的农舍风波已持续延烧了一个多月,在蓝营的穷追猛打之下,10月19日,苏嘉全不得已宣布捐出农舍以图止血,但蓝营指出农舍相关问题不能就此石沉大海。10月25日,台北地检署表示,苏嘉全因“农舍案”被控伪造文书、渎职等,已移交由屏东检方调查。未来“农舍案”仍是蓝绿2012攻防战的重要内容。

台湾地区自1996年实施“正副总统”民选以来,几乎每一次“大选”前夕都会惊爆“案战”。选举如选战,在“大选”前夕,蓝绿阵营都严阵以待,一有风吹草动,就闹得满岛风雨。在选票最大化的选举逻辑下,蓝绿双方为了胜选可谓殚精竭虑,使出各种选举招数,各式各样的“案战”就是典型的选举手法。

“案战”就如“暗战”,杀伤力很大,候选人若是碰上案战,就等于踏进了罗生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争议,从而对选情造成冲击。在这些“案战”中,苏嘉全的“农舍案”、马英九的“特别费案”、扁吕的两颗子弹和宋楚瑜的“兴票案”尤为经典。在选前爆发“案战”,候选人是如何应对的,蓝绿双方又进行了怎样的攻防战?

农舍案

苏嘉全“农友”形象破功

随着2012“大选”选情日益白热化,蓝绿双方也打起了激烈的攻防战。在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中,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苏嘉全的农舍成了国民党一路穷追猛打的靶子,也成了绿营冲刺2012的绊脚石。

9月9日,蔡英文宣布其副手人选为民进党秘书长苏嘉全,而一星期之后,国民党“立委”邱毅就在台“立法院”爆料苏嘉全在屏东县长任内,带头违法利用农地兴建豪宅。10月4日,邱毅赴台北地检署告发苏嘉全夫妇。10月7日,又有刘姓老农妇向媒体控诉,苏嘉全妻子洪恒珠买农地后封路、设铁门加锁,使她无法进入里面的“袋地”。

苏嘉全的农舍里有造景庭园、假山,还有不透水的磁砖步行道……“阿嘉的家”不像农舍,更像大豪宅。此消息一出,令人们对这位“农民之友”不得不“刮目相看”。

对于农舍问题,苏嘉全拒不承认其农舍不合法,而是打起了“泥巴战”和“硬拗战”。农舍风波爆发后,苏嘉全方面首先不是检讨自己的问题,而是拉众人下水,企图以台湾的10万户农舍为自己开脱,放话“全台湾有10万户农舍,是不是都要查一下,不能别人的都合法,就苏家的有问题。”另外,扯出国民党“立委”钟绍和、赵丽云等人也有数栋豪华农舍,但最后证明没有真凭实据,因此“泥巴战”也难以使他走出困境。在面对农舍丑闻时,苏嘉全一直硬拗其行为“合法”,还请来屏东县府为其背书,称其农舍为“合法”。然而在苏嘉全在硬拗的同时,还紧急挖掉农舍门口的柏油路、补种果树,营造农用模样,但这些动作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能平息农舍风波,反而暴露了苏嘉全的心虚。

农舍问题,不仅是“合不合法”的问题,更关系到苏嘉全个人的诚信与道德。遇错不改,只会硬拗,因此有媒体将苏嘉全比作陈水扁。在这场风波中,苏嘉全之前塑造的“农民之友”形象已然破功。由“农舍案”引发的政治危机,也打乱了民进党的选战规划,使民众对民进党的政治道德标准产生了怀疑。自蔡英文提出“十年政纲”之后,又积极访美、访日,推出反制国民党十月庆典的“台一线活动”,但没有想到这一系列的选举布署,却遇上了苏嘉全的“农舍案”,使民进党在打选战时,不得不腾出手来为农舍风波止血。

对于农舍案,民进党阵营明显应对不足,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一味护短,要求国民党“适可而止”;民进党“立院党团”则质疑“农委会”介入选举,“立院党团干事长”蔡煌琅更称,国民党追杀苏嘉全;民进党中一些大佬则选择袖手旁观;在民进党内更是出现了不满的声音,从拆屋、捐屋到希望苏嘉全“暂时离婚”、撤换副手的声音都有。在农舍风波延烧一个月之后,苏嘉全及民进党阵营所采取的防守策略是将这座备受争议的“阿嘉的家”捐出去,企图平息农舍风波。对此,邱毅则炮轰,“苏嘉全早该在第一时间就做危机处理,但苏却不承认自己违法,还不断牵拖,现在才说要捐作公益,实在是太晚了,根本毫无诚意。”正如邱毅所说,苏嘉全和民进党阵营在农舍风波中慢半拍,经过一个月的农舍风波,人们对苏嘉全的形象大为改观。

特别费案

“勇脚马”险成“拐脚马”

依法行事、正直自律、清廉俭朴……一直以来马英九给人留下了正面的形象。然而2006年爆发的一起“特别费案”,让有“政治洁癖”的他因疑涉贪污腐败被告上了法庭。

“白白的纸,没人可以抹黑。”这是马英九在面对“特别费案”时的自信。其实“抹黑”是台湾选举中常见的伎俩。政治人物碰上抹黑战,若处理不好,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就如台媒所说,“明明没有的事,把你抹黑,就算你是白布,至少也让你变成灰色的。”2008年马英九的“特别费案”就是一场典型的抹黑战。

在2008年“大选”之前,马英九以清廉、革新的形象成了角逐“总统”大位最热门的人选,也是国民党重新“执政”的希望所在。然而马英九居高不下的民望让民进党恐慌,在国民党还未公布“正副总统”候选人之际,民进党就迫不及待地“打马”、“刺马”,企图让马英九成为“拐脚马”。

2006年7月,民进党“立委”检举原台北市长马英九使用“特别费”涉嫌违法。2006年11月,台湾“高检署”侦办马英九特别费案。在特别费案中,民进党紧咬马英九不放,企图将其与“国务机要费案”划上等号。随着特别费案的越演越烈,民进党甚至一天开9场打马记者会,想借此“打马救扁”。

虽然特别费案和“国务机要费案”都是供“政府首长”支用的公费,但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国务机要费案”是陈水扁借用他人发票来冒领公款,而马英九特别费案则是以消费的大面额发票取代琐碎的小额发票。长期以来,岛内对特别费如何定性缺乏明确规范,除了马英九之外,民进党“四大天王”吕秀莲、苏贞昌、谢长廷和游锡堃等也陷入了特别费案的风暴中。可以说,绿营“打马”愈烈,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可能也越大。

2006年11月,台湾高检署侦办马英九特别费案。2007年2月13日,马英九特别费案侦结,台检方认定马英九将不需单据核销的特别费1100余万元(新台币,下同)存入其个人账户,涉嫌贪污。当日,马英九辞去国民党主席,同时宣布参选2008年“总统”。对于蓝营来说,特别费案不是一件好事,但处理得当的话,也可以转危为安。2007年9月,特别费案一审马英九被判无罪。2007年12月28日,台高法二审宣判马英九无罪。可以说特别费案后来的情势发展,并没有让马英九失去参选“总统”的资格,在法院宣判无罪后,马英九当选的呼声反而日益高涨。在2008年“大选”中,马英九最终大败谢长廷,成为台湾地区新一任领导人。

三一九枪击案

两颗子弹成阿扁最大助选员

是政治谋杀,还是黑道指使?是无辜受害,还是自导自演?自2004年“三一九”枪击案发生以来,各种猜测纷沓而来。只是7年过去了,当初那两颗足以扭转乾坤的子弹至今仍是个谜团,“三一九”枪击案的真假,对台湾社会来说,已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2004年3月19日,在台湾“大选”的前一天,争取连任“总统”的陈水扁和“副总统”吕秀莲在绿营大票仓台南扫街拜票途中,遭遇枪击。据事后警方调查,凶手共开了两枪,一颗子弹穿过挡风玻璃后击中吕秀莲的膝盖,另一颗则擦过陈水扁的肚皮。选举前的这两声枪响,给台湾社会投下了很大的烟雾弹,有人猜测是政治谋害,也有人怀疑是黑道操作。

这两颗从天而降的子弹,无疑给绿营送来了良机。善于选战的民进党利用这次事件大打悲情牌。对于枪击案,绿营显得应对从容,当陈水扁、吕秀莲在台南奇美医院已获得妥善处理并无大碍之后,台当局安全部门在案发后第一次召开记者会时,时任“国安会秘书长”的邱义仁却称子弹仍在伤者身上,不知道伤势如何,脸上还露出一抹“神秘微笑”。邱义仁的故弄玄虚,使得岛内谣言四起,“两颗子弹”的疑云成功地造成了悲情效应。3月20日,陈水扁和吕秀莲都出现在投票所,称不会被子弹打倒。投票的结果是扁吕以0.228%的微小差距获胜。而在“三一九”枪击案爆发之前,从民调上显示,连宋配的支持度明显在扁吕配之上。

对于泛蓝阵营来说,这两颗子弹来得太鬼马了,支持泛蓝的飞碟电台成员甚至在媒体上质疑枪击案的真假。而时至今日,回想起邱义仁在记者会上的“神秘微笑”,不得不令人联想,枪击案莫非另有隐情。然而随着嫌犯陈义雄的自杀身亡,“三一九枪击案”虽历经多次侦查,至今仍疑点重重,尚无定论。

纵观台湾大选前夕的多次“案战”,陈水扁无疑是“三一九枪击案”中最大的赢家。

兴票案

宋楚瑜“总统”路上的梦魇

对于宋楚瑜来说,“兴票案”是永远的痛,如果不是“兴票案”,或许他早已酬了“总统”大梦。“兴票案”与其他“案战”不同的是,这不是一场蓝绿之间的对决,而是蓝营内部分裂的结果。

1999年,与国民党决裂后的宋楚瑜,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加2000年“总统”选举。而正值他参选“总统”民调支持度最高之际,却在“大选”前三个月,被前国民党“立委”杨吉雄爆料,其任国民党秘书期间,刚退伍的长子宋镇远就有巨款购买上亿元的中兴票券,且账户还有1亿4000多万,从而引爆了“兴票案”。

对于“兴票案”,宋楚瑜起先回应“钱是长辈给的”。后来又指出这位长辈其实就是李登辉,当年他是奉国民党主席李登辉指示,成立“秘书长专户”,作为照顾蒋家遗族及正常运作之用。但这种说法隔天却遭到李登辉的驳斥,李登辉更是指宋楚瑜侵占国民党党库公款。宋楚瑜对巨款来源说法的前后不一,再加上李登辉的致命一击,使长期以来“宋省长”的清廉形象大打折扣,引发外界的强烈质疑。

“兴票案”是泛蓝阵营的一场内斗,1999年12月29日,国民党完成“兴票案”调查报告提报中常会,指宋涉伪造文书、背信、侵占,2000年2月16日,国民党正式递状控告宋楚瑜侵占3.6亿党款。宋楚瑜为自清,一度想将2.4亿返还国民党主席李登辉,但是遭到李登辉的拒绝。2000年1月,宋楚瑜委托律师将巨款提存至台北地院,受领人载明为李登辉,并附注受领人的身份是国民党主席。

在2000年“大选”,由于“兴票案”的冲击,宋楚瑜最终以36.84%得票率落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陈水扁则在“兴票案”中捡了个大便宜,最终以39.3%的得票率当选“总统”。

2001年1月20日,检方侦结“兴票案”,对宋楚瑜等5名被告处分不起诉。后来国民党委任律师以发现“新事实、新证据”为由,于2001年3月再向“最高检察署”声请再查,“兴票案”再发台北检方调查。2005年1月17日,检方以证据不足决定对“兴票案”予以签结。2010年初,按法律规定,宋楚瑜当年存在法院的2.4亿提存年限已经届满,法院判决这笔钱由宋楚瑜领回。纷纷扰扰的“兴票案”似乎可以告一段落,没想到因为“兴票案”提存款,国亲两党再次杠上,甚至传出国民党向宋楚瑜讨钱。

虽然日前国民党宣布不再追讨“兴票案”提存款,但国亲两党因“兴票案”产生的嫌隙已然造成。可以说,“兴票案”不仅是宋楚瑜“总统”路上的梦魇,更是国亲选举路上过不去的坎。

指示牌标志

牵正膏

雅马哈钢琴专卖店

测酒仪